笔趣阁 > 非爱即恨 > 六十.我俩只是朋友关系
    雨叹花生日后的第二天,张然并未立即回家,而是约好赵奕计划在傍晚的时候一同去看望昔日的高中老师。

    张然先是与林夕梦取得联系,确定她和曾经的高中老师是否依然还在学校教书,在得到具体的信息之后,张然才与赵奕买了水果和零食前去看望老师们。

    到了学校门口,周围一切依然还是那么熟悉,观望了几秒过后,张然与赵奕径直走进学校,但前脚刚刚踏进校门就被保安大叔拦住了,由于保安大叔换了人,不认识张然和赵奕,尽管两人说明来意,也不让进去,除非老师亲自来领人才让进去。

    打通电话过后,林夕梦正在来的路上,两人就傻在冰冷的室外,保安大叔也没让他俩进保安室烤烤火,任凭他俩站在外面喝西北风。

    在赵奕辱骂保安大叔的时候,张然已经提着水果去保安室了,走上前给保安大叔们挨个挨个的递水果,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受到了张然给予的水果过后,保安大叔们热情地邀请张然他们进来烤火取暖。两人刚坐下来,还未闲聊几句林夕梦就来了。

    “这波叫人情世故。”

    “学到了,然哥。”

    “你又学到啥了,赵奕。”

    几年未见的林夕梦已大变模样,昔日的短发依依变成了长发飘飘,那天真可爱的样子如今也添了几分成熟韵味。

    “哈哈哈,没啥,走吧,林老师带我们去办公室。”

    “急什么,怎么就你俩,雨叹花她呢,她不是也要来学校玩嘛,咋没和你们一起。”

    张然顿时皱了眉头,急切的问道。

    “林老师,雨叹花也要来吗?”

    “也有可能是我记错了,不管了,我们先走。”

    三人刚走出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阵呼喊声。

    “林老师,等等我!”

    三人回头一望,呼喊人正是雨叹花。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雨叹花这不就来了嘛。”

    张然见了雨叹花,脸瞬间就红了,还好是晚上看不太清,不然又要被他们笑话了。但雨叹花见到张然后,却是非常热情开心。

    “然哥,谢谢你送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也很感动。”

    说完后,就走上前去用手搭在张然的肩上。若是以前,张然并不忌讳,但是现在的他居然下意识的躲避了,脸色也越来越红了。

    “别别别,男女授受不亲,你喜欢就好。”

    这把一旁看着的林夕梦看呆了,疑惑地望着他俩的奇怪行为。

    “你俩不是情侣吗?张然你还弄得这么生分干嘛。”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应道:“不不不,我们不是情侣。”

    赵奕也连忙解释道。

    “他俩只是玩的好,朋友关系而已。”

    “对,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好吧,那是老师多心了。”

    随后,四人在看望完所有老师过后,又一同出去逛街去了。

    张然与雨叹花走在前面仍和以前一样快乐的聊着天,只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刻意的疏远了,走在后面的林夕梦和赵奕话语并没那么多,时不时吐槽一下张然和雨叹花,大多时间都是看着过往的风景。

    那个夜晚,四人将昔日一起走过的路又重新走了一遍,将昔日吃过的食物喝过的奶茶也一一打卡了一遍。走累了、吃撑了,便就地找个地方躺着、坐着休息,偶尔也合影拍照,休息好了又继续走,直到无意之中走到了雨叹花的家门口,四人才停下脚步,在雨叹花的盛情邀请下,四人去了雨叹花的家拜访了她的父母亲。

    雨叹花的父母也是重情重义的人,见雨叹花带了同学和老师来了家里,摆放了许多水果和其他食物热情地款待了他们。雨叹花的母亲记忆力极好,一眼就认出了林夕梦和张然。

    “林老师,你好,欢迎来到我们家玩耍,叹花孩子也是的,老师和同学来玩耍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们当家长的也好准备饭菜,大家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我这就去做饭。”

    “不用了,太麻烦了,阿姨,我们都吃过了。”

    “别客气,都是自家人,再说吃个饭不麻烦,对了,那个叫啥来着的,我一时竟忘了名字,哦对了,张然,来帮阿姨帮帮忙。”

    雨叹花见状连忙阻止道。

    “妈,我们真的吃过了,而且人家刚来我们家,你就让人家给你做家务活,这不太好吧。”

    “傻闺女,这你就心疼了?让我未来的女婿做点家务怎么了。”

    这让坐在一旁的众人都惊呆了,纷纷向雨叹花的母亲投递惊讶的目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在两人争执解释了一会儿过后,张然秉着脸红的样子,走上前解释道。

    “阿姨,我只是雨叹花的普通朋友,请你不要误会。”

    在张然解释过后,尴尬的气氛才得以消散,随后在畅聊片刻过后,张然三人与雨叹花一家道别后离去了。

    一路上,林夕梦一直在逗乐张然,赵奕走在一旁止言不语就傻傻笑着,张然尴尬的笑着并回答林夕梦的各种奇葩问题。

    但笑终归是笑,内心的苦又有谁知道呢。因为在这,我只是你的男性朋友而不是你的男朋友,我俩也有且仅是朋友关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