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公爷的宠妻很凶猛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谁会懂她
    穆皇后有些怜悯的望着祝贵妃,在她的印象中,祝贵妃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她眼里的祝贵妃,一直都有着精致的妆容,头颅始终高高的抬起,像只不可一世的孔雀。

    穆皇后虽然心善,但为了自己儿女的前程,想到芳若所说的祝家势大,穆皇后便收起了心里对她,对祝欢,甚至于对雅若的同情,难得一见硬邦邦的回应:“贵妃,天子犯法,本宫是六宫之主,祝欢与雅若犯了这么大的罪,本宫有必要要将此事彻查清楚。你若不服或是不愿,皇上就在殿外,你自己大可去问圣意。”

    祝贵妃瘫坐在地上,她不敢去问庆丰帝,因为她心里也清楚问了庆丰帝后的答案是什么。

    得尽快将此事通知给祝融知晓……

    临音阁里发生的事,东宫与凤阳宫里的人自然是心知肚明,只是他们都反应却各不相同。

    顾知行是最后一个知道宋昭与顾知晥密谋此事的人,他十分信任宋昭,最开始只是以为这是宋昭一人作为,却不料等宋昭回来复命的时候,将事情全盘托出。

    顾知行朝着宋昭发了好大一通火,这是宋昭自认顾知行为主之后第一次见他有如此泼天的怒气,但宋昭默默承受着他的怒气,毕竟此事在顾知行看来,就是他拉着自己‘无辜’的妹妹淌这趟浑水。

    宋昭等顾知行冷静之后,与他分析了此事的前因后果,顾知行虽然有些不愿相信,但联想自己妹妹这半年间的变化,也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有些懊恼为何自己没能更好的保护好她。

    而最后一个被迫拉进这个计谋的萧承靖,一直都是以局外人自居,不发表任何意见,东宫里的三人男人各怀心事,十分沉默。

    而凤阳宫里确是不一样的场景。

    顾知晥早早便换了一身衣服,虽说心里头相信着事情一定会如她所愿,但她还是等到晏真传回了消息后,才真正的松了口气,放松了握紧的双手,春蝉见状,贴心的为她换了一杯茶。

    祝欢————

    对于雅若,顾知晥固然痛恨,若不是她,也许霖儿便不会那么快就离她而去,也许她就不会多吃那么多皮肉之苦,但没有她,也许还会有第二个‘雅若’,第三个‘雅若’如此对待自己;可是对于祝欢,顾知晥是绝不原谅的。

    前世的顾知晥虽然对祝欢的态度称不上好,但却十分信任她,也许在顾知晥心中,自己也真是将她看做成朋友的。

    可祝欢由始至终,都是带有目的接近她的。

    顾知晥并不知道祝欢对她那种泼天的恨意是从何而来,还未变天之时,自己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公主之时,比起其他人,顾知晥对待祝欢的方式可以称得上是朋友了。

    可自己最后,却是死于她一直相信的朋友手里。

    甚至为了避免顾知晥化成厉鬼朝她复仇,她更是要下人割下她的双耳,刺瞎她的双眼————

    前世的种种犹如皮影戏般在她脑中回放,祝欢绝对没有想到,今生的她,竟然会折在前世自己最熟悉的手段当中————

    顾知晥有千百种办法可以将祝欢驱赶出宫,但她偏偏就选择了最后的一种,不为其他,就为了祝欢曾经想要陷害她与太监苟合。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知道这等滋味,你可受得了?

    祝欢只是自己的第一步,她用她的血泪,祭了手中想要复仇的刀,接下来她将用这把刀,挥向更多该死的敌人身上!

    “公主?”春蝉的轻呼将她的回忆打断,顾知晥微微闭了闭眼,将眼底滔天的仇恨收了回去,春蝉见她回过神来,继续说:“公主,您休息会吧?”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顾知晥确实感觉有些疲劳,她随着春蝉的话起身,心想祝欢与雅若那里,自有穆皇后看着,板上钉钉的事,莫说是以前掌管了六宫的祝贵妃都没有办法救她,如今的祝贵妃权利被收了回去,加上还有琦妃母女再旁虎视眈眈,她们又怎会放过这个能够报复祝欢的绝好机会呢?

    这也算是顾知晥送给顾佩清的一份礼,但她可没打算白送,等忙完一切,自然是要让顾佩清知道她所做的一切。但她并不是希望得到顾佩清的感恩戴德,顾知晥的目的是希望能够借由琦妃母女的关系,得到萧承靖的另眼相看。

    不过,看宋昭竟能说动萧承靖帮忙的份上,也许萧家与顾知行和宋昭的关系,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顾知晥有些捉摸不透萧承靖在这当中到底是处于什么状态,毕竟前世的自己太过远离政治上的风波,就连燕北萧家也只是略有听闻罢了。

    她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眉头再度拧了起来,这让春蝉见了有些着急,忍不住开口道:“公主,您该休息了,没有好的身体,怎能计划以后?————”

    顾知晥‘嗯’了一声,却又觉得奇怪,笑着望向春蝉问:“平日里你可不会这般接二连三的催促,今个儿是怎么了?”

    春蝉欲言又止,她一贯是最听顾知晥的话的,从来也不会胡乱插嘴,顾知晥这半年的转变虽然令她们感到欣喜,但却也肉眼可见的憔悴了。她心中似乎总有烦心事萦绕,估计就连顾知晥自己都没发现,她的眉头没有一天是完全舒展的。

    春蝉对此很是心疼,但她只是顾知晥的宫女而已,不敢出声劝说。

    可方才离开时,宋昭快速的在她身旁说的话那些话,让春蝉醍醐灌顶,春蝉身为顾知晥最信任的人,不禁要为主子排忧解难,更应该主动观察主子的状态,照顾好她的身体。

    “不要再让她去想了,她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喝上一杯好茶,盖好被子,好好睡上一觉。若她不肯,便用话激她。”

    宋昭说完这些话便转头走了,春蝉一路琢磨,一直到方才见顾知晥眉头深锁的模样,这才明白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大着胆子说出心中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