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劫失败的我只好去蹭饭 > 066 我怎么对你不好了
    “你怎么还念着巧克力圣代啊……我难道一直没给你买过吗?”

    “买个屁。”徐闻皱眉道,“你每次都说下次一定。”

    “哈……这样嘛……”

    徐闻从那天晚上被夏晴prpr默念巧克力圣代之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着巧克力圣代,夏晴之前答应过会给他买,然而却一直放鸽子,到后面徐闻离家出走的时候自己在肯打鸡买过一次圣代,但那是黑糖口味的,并非他一直想尝的巧克力口味。

    “圣代我之前一直没有做过,我要看看怎么做才行……”

    “你可以先研究着,但今天我一定要吃到巧克力圣代。”

    徐闻斩钉截铁的样子像个负气的小孩,夏晴这样看着顿时又弟控欲拉满,“知道了知道了……我尽量试试,但是你要把厨房的卫生做好,拍视频的话环境也很重要。”

    夏雾雨送晚桃回来,路上接到夏晴的电话。

    “喂喂,雾雨?”

    “在呢,”夏雾雨打了个哈欠,“怎么了吗?姐。”

    “你现在在哪里?”

    “回家路上。”

    “身上带钱了吗?能不能帮我顺路去美特福超市那边买点东西?”

    其实夏雾雨刚才已经路过了美特福超市一段距离,但她并没有说出来,“带了钱,你要买什么?”

    “嗯……这样,我把清单先发给你。”

    “我身上就200多,你要的东西有清单那么长?”

    “可能不太够……那,你试试用威信的亲属卡付钱,我给你授权了额度。”

    “嗯,好。”

    雾雨从姐姐那里收到了商品清单。

    【全脂牛奶3盒】

    【鸡蛋10个】

    【淡奶油2盒】

    【巧克力酱一罐】

    “还真是开始认真打算当个美食主播了呀……这是要做巧克力蛋糕吗?”

    这些东西看上去也不要200+的样子啊?

    家里的糖好像也不多了,顺便再买一罐白砂糖好了……

    然后,为了播出视频的形象,漂亮的新围裙应该也是需要的……

    夏雾雨转身回头,前往超市挑选姐姐清单上的商品。

    再加上她自己想给姐姐准备的东西。

    夏晴在徐闻打扫完厨房后又开始了一轮细心的清扫,这让徐闻感到很受伤,“喂,你不可能比我干得还要干净了,我可是仙法全自动——”

    “就是因为全自动,有些污渍就不能靠你的方法来清楚……比如灶台这上面的油污。”

    “我用洗洁精根本擦不干净,你买的洗洁精品质太低了。”徐闻辩驳道。

    “才不是这回事……”

    夏晴拿了一瓶醋,轻轻倒了一点在灶台上擦拭,原本厚重的油污在灶台上顿时一抹而空。

    “居然……能做到这种事情?醋不是蘸饺子吃的吗?”

    “这个叫做化合反应,你们修仙者是很难理解科学的。”夏晴显得还挺得意,这让徐闻感到分外不爽,“我看麦当当和肯打鸡的圣代都是用那个特定的炉鼎打出来的,你没有那种炉鼎法器,能做得出来圣代吗?”

    “我好歹也是麦当当的资深员工了,这种问题怎么可能难得倒我!又不是非要冰淇淋机才可以才可以做冰淇淋的。”

    “我还以为你平时也就只是摁摁那个法器就出冰淇淋了,原来你还研究过那法器的技艺原理吗?”

    徐闻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啊……倒也没,就是大概了解过,还没实际操作过,想来应该不会很难……”

    夏晴拉着徐闻收拾布置餐桌,放好支架,然后把手机放在上面,打开手机的摄像模式。

    “第一次注册博主还是不直播了,我想先投一期视频,所以要录一下视频素材,后面需要做剪辑。”

    夏晴冒出了一堆徐闻不太理解的术语,但他也没有深究的习惯,他看到自己和夏晴的脸被映在手机屏幕上。

    “我们这个不算上电视吗?”

    “额,不算……这视频录好以后,也就我自己的手机上能看得到,除非我分享给别人——”

    “有意思……手机这个法器还真的蛮有意思……不仅可以千里传音,还可以当做乾坤袋,甚至还能记录画面,就像玄天镜那样……”

    徐闻和夏晴抢夺着屏幕画面,夏晴有点不太好意思。

    太近了啊……

    嘴上这么说,但她也没有刻意避开。

    就像是在情侣合影一样……

    “啊对了,你上次说给我买手机的来着?”徐闻忽然抬头,把夏晴吓了一跳。

    “上次……上次我说给你买,你自己离家出走了,那要怪谁。”夏晴红着脸嘟嚷。

    “那我现在回来了,你明天要给我买一部新手机吧?”

    “不要去专卖店买,我先去网上看看。”

    “我也跟你去网上看看,万一你买个便宜的烂手机敷衍我……”

    “我、我对你有这么坏吗!”

    夏晴顿时忿忿道,“我怎么对你不好了?嗯!你倒是说给我听听!”

    ?

    徐闻脑袋上蹦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前两天连床都不给我睡,让我躺地板,这事儿你现在就忘了?”

    “那、那能是一回事吗!我们结了婚才可以睡一张床好不——”

    “那就结啊!”

    夏晴的忽然变得像蒸汽姬一样脸红发烫,不停冒汗,马力拉满。

    徐闻也稍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会在争吵时说出那样崩人设的话。

    我徐闻堂堂仙尊,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凡人做老婆?

    这货还是我日后的夺舍对象。

    要真是结成夫妻了,那还去夺舍的话,实在是有损我在乾元界的名声啊……

    徐闻自诩为正道修士,至少按他自己目前的记忆来看自己就是个正人君子。

    “你、你可能误会了,结婚是结成夫妻的意思……”

    “原来如此。”徐闻战术挠头,“我还以为是类似道侣之类的那种关系。”

    “嗯,是呀……啊不是……我是说……嗯,反正就……你懂的。”

    因为很明显察觉到对方可能在说假话,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两个人都在等对方先开口。

    夏雾雨拎着两袋子的原料站在屋外,厨房没关窗,刚才徐闻和夏晴的争吵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种场合下,看来只能靠我自爆乱入,来拯救这边尴尬的气氛了——

    就在夏雾雨鼓足勇气准备进入家门的时候,徐闻忽然昂着脑袋来了一句:

    “话说夏晴,你之前不是说喜欢我吗?”

    “突、突然提这事干什么?”

    “想要跟我结婚也不是可以。反正按你们凡人的寿元,也就区区不到一百年的光阴……”

    徐闻无视了原地懵逼的夏雾雨,他决心把自己的真实目的说清楚:

    “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把你的身体——”

    徐闻话说到一半,夏晴忽然朝他的肚子狠狠来了一拳。

    “去死啦你!想跟我结婚就是为了能够睡床上这种白痴的缘由吗!”

    唔……

    这女人打人怎么这么疼——

    “那你……你想要什么缘由?”

    “你喜不喜欢我啊!你不是都、都从来没提到过吗!”

    夏晴委屈巴巴地冲着徐闻嘟嚷——

    她已经全部A出去了。

    震惊屋外雾雨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