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三百二十七章 部落议会
    “到帐外去,自领五鞭!”

    奇奇卡神情狠厉,沉声喝道。他披着狼袍,盘腿坐宽阔的主帐中,两边是围坐的部落首领。部落议会正在举行中,各个酋长一同参与,决断瓜基利联盟的前途。而红犬酋长戴着鹰羽的长冠,坐在上首的野牛皮毯子上,背后是一个干枯的大野牛头。

    北美野牛是北方荒原,甚至整片大陆上最大的陆地野兽。它身高近两米,体重高达一吨,奔跑极为迅速,性情暴躁易怒,十分好斗而危险。荒原各部都以捕杀野牛作为勇武的象征。这头野牛,就是奇奇卡年轻时的猎物,由他亲自动手斩下头颅,做成标本。此刻,巨大的牛头放在主帐中,既展示着酋长的无畏与勇猛,也宣告着他无人质疑的领袖地位。

    乌曼扯下上身的棉甲,赤裸着上身,大步走到帐外受罚。他狠狠咬着牙,一声不吭,任由另一名亲卫用力抽着鞭子。鞭子落下,发出刺耳的噼啪声,留下入肉的血痕。乌曼的头上唰的一下,冒出大片细密的汗珠。领完惩罚,他依然咬着牙,带着背后的伤痕,走回主帐,一把跪倒在酋长面前。

    “乌曼,你可知错?”

    奇奇卡看了看亲卫背后的鲜红,语气稍缓。

    “我知错!...这次出击不利,精锐折损太多...还战死了托赫!”

    乌曼咬着牙,低头回答。

    荒原的大型部落通常在五千口左右,通常拥有能打仗的男丁两千多,其中精锐红发三百到四百不等。荒原上生存环境严酷,粮食物资匮乏,加上气候急剧变化,很难在一处地方,形成过于庞大的部落。

    红犬部族就是荒原上最大的部落,南下时一路兼并,现在才拥有了近万口,四千多战丁,八百精锐红发。今天这一战,就折了四五百善战的部族战士,一百精锐的红发猎手!

    想到此处,奇奇卡心中一痛。部族战士倒也罢了,可以从各部征召。红发猎手射术高超,却难以轻易补充。他握了握腰间的长匕,压下杀人的冲动,才再看向乌曼。

    “乌曼,你刚才说,对面的奥托米首领,被射了数十箭不倒?”

    “是的,酋长!上一个奥托米首领,被我们射了一轮,就死透了。这一个,射了好几轮都没事,皮比犰狳还厚!”

    乌曼恨恨的点头,面有不甘。他没能在突袭中一举击杀对方首领。奥托潘武士因此定下心来,结成战阵抵抗,造成了许多伤亡。

    “厚皮?...我好像在哪听过,好像仙人掌部落有很多厚皮武士。奥图瓦曾经派遣使者,说这是一种昂贵而坚固的盔甲。只要击败仙人掌部落,就能把厚皮抢过来...”

    奇奇卡努力回想。红犬联盟的五部一直在更北方活动,和墨西加联军交手不多,也并不熟悉对方的战术与装备。想了片刻,红犬酋长猛地一拍大腿。

    “对了!前两天,有个部落从红狐谷地逃来,叫什么来着?”

    “酋长,是红鸦部落。他们还带了几个小部落过来,现在都合并在了一起。我作为使者去见过,有部落民两千多,战丁八百出头,红发一两百。不过毕竟是小部落,红发战士里面,居然还有个年轻的少女...”

    亲卫撇了撇嘴,显然有些不屑。

    “两千多口,也不算小部落了。荒原上的女人嘛,射术出色的也不少!”

    奇奇卡笑了笑,并不在意。他只是继续问道。

    “红鸦部落,现在哪里?”

    “他们走的是北方更远的那条山道,现在正在帕姆斯谷地,扎营在小城外的河边。嗯,他们似乎想要沿着坦彭河,继续往东方迁徙。”

    “你去,现在就去!”

    奇奇卡毫不犹豫的下令。他需要更多南方部族的情报。

    “告诉红鸦部落,他们被征调了!普通战士可以留守营地,但红发都要派来参战。对了,再让他们的酋长过来,在我身边听用!”

    亲卫低头领命,这就出营东去。红犬酋长又看向乌曼。

    “乌曼,狼群捕猎只在一瞬!你这一战,突袭失败后,还在纠缠不放,该罚!然而你亲自冲锋,像野牛一样勇猛无畏,该赏!嗯,刚才我给了你五鞭惩罚,现在该给你奖赏了。从我后帐中,自己选一个奥托米贵女,赏你了!”

    “啊!听您的,酋长!嗷...”

    乌曼面露喜色,伏地磕头。

    “哈哈,下去吧,我的野牛!”

    看见勇士恭顺的样子,奇奇卡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和部族首领们商议军事。他坐在主位,只要简短的吩咐几句,各部首领就点头同意。即使是大型部落的酋长,也时常表示顺从。这种主次分明的地位,和红狐谷地中的三部完全不同。

    “奇奇卡首领。斥候回禀,红狐谷地已经陷落,前后守了还不到十天!结果奥图瓦出逃,米兹利被俘,米瓦投降。整整两万荒原部族,沦为任由阿兹特克人处置的祭品!”

    说到这,红猴酋长奥佐马眼神闪动。他看了看面露忧虑的各部酋长,又望向上首的奇奇卡。

    “现在,仙人掌部落的大军犹如不可阻挡的野牛,正在往这里冲来。仙人掌武士来势汹汹,又如美洲虎般凶悍。荒原的狼群从不做冒险的厮杀,广阔的荒原足够我们远离危险...奇奇卡,我们是否要退避一二?”

    “不!奥佐马,我们不能退。”

    奇奇卡明确回答。他目光投来,紧紧盯视着奥佐马的眼睛,充满了首领的威势。

    “现在各个部落的老营,都在东北的帕姆斯谷地,数万饥饿的部落民正等待粮食。而眼看玉米即将成熟,收获就在眼前,怎么能在这时候离开?!”

    接着,红犬酋长顿了顿,脸上泛起杀意。

    “红狐谷地陷落的这么快,正是由于红狐部落带头逃跑!奥佐马,你想要带头逃跑吗?”

    面对红犬酋长的逼问,红猴酋长心中一凛。他低下头,不敢直视,支吾着低声道。

    “呃,尊敬的奇奇卡首领...我自然是,和各部一起行动...”

    “好,记住你的承诺!”

    奇奇卡拍了下身下的牛皮,发出响亮的啪响。他环顾左右,凶狠地看向各部首领。首领们有的点头附和,有的依然忧虑。红犬酋长略一思索,开口鼓舞。

    “各位酋长,我们手中有六万多部族!算上能射箭的健妇,各部能凑出三万战士!而对面的联军,最多也不过两三万人。众多的奥托米土狗不堪一击,善战的仙人掌武士不过数千!他们还要留下军队戍守,还要维持粮道。只要我们占据险要,袭扰对方粮道,就一定能守住谷地!”

    “我们东北五十里外的帕姆斯谷地,是先祖庇佑,许诺我们的家园!它东西有五十里,南北则有三四十里,四处群山环绕,易守难攻!谷地中间有宽阔的坦彭河,一路流向东方,灌溉肥沃的土地...这是北方难得的沃土,只要种下种子,就能收获大把的食物!”

    “拥有了这么富饶的地方,难道你们还想要回到贫瘠的荒原?住过了舒适的石屋,难道你们还想去风餐露宿?更何况,就连南方的女人,都比部落的婆娘更白更大更软,还不会动不动就拿弓射你!”

    闻言,首领们哈哈大笑,污言秽语出口,一齐表示赞同。帕姆斯谷地富庶异常,不用担心寒流,不用担心水源,也能种出大量的粮食。河中还可以捕鱼,山中鸟兽也多。这是荒原各部南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好地方。

    看到首领们的神情,奇奇卡咧嘴一笑,收起杀意。他手中的直属部落已有万人,听命的荒原各部则超过六万。荒原上从来没有聚集过这么大的部落联盟,也只有肥沃的南方能够供养起来。

    作为数万瓜基利人的首领,红犬酋长没有传承的经验可以参考,也没有荒原的传统进行支持。他只能凭借直属的武力,依靠首领的威望,来统御这么多的部族。对于各部的勇士,他又赏又罚,收取军心;对于普通的酋长,他厚赐财货,安抚人心;而对于大部落的酋长,他不仅好生笼络,也严厉地敲打不从。如此忙碌半年,总算勉强把各部掌控在手中。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不能战败,也不能后退。战败会折损威信,引来野心者的挑战。而一旦离开富庶的帕姆斯谷地,没有如此肥沃的土地进行供养,聚集起来的各部就会一哄而散,再次恢复到荒原上一盘散沙的状态。到时候,这个所谓的联盟首领,也会名存实亡。

    尝过了权力的滋味,红犬酋长就再也不愿放手。见过了南方部族的富庶与虚弱,他燃起了更大的野心。这一刻,渴望犹如奔腾的兽群,在荒原首领的心中驰骋。他又一次看向众人,纵声狼嚎道。

    “嗷呜!先祖庇佑我们!各部首领,我们就在这里驻守,与入侵的敌人一战!烧砍树木,垒砌石块,加固山间的营寨...准备好你们的弓箭,等着仙人掌部落来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