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 第三百零四章王冠的重量
    7时10分,空降行动成功,晨曦装甲部队占领低地平原,俘获6万人,缅浮人1万,奴隶5万。

    空降行动比晨曦想象中的要顺利很多,基本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

    坦克碾过去,走到哪里就占到哪里,根本没有遭遇太大的抵抗。不像前段时间的道路保卫战,每天都有上百人的伤亡,面对众多超凡者哪怕是坦克也不太好使。

    毕竟几十上百米高的树木比比皆是,除非敌人贴脸,否则炮弹根本打不中人。

    显然之前的爆炸,对于缅浮来说打击非常大,直接废掉了他们的军事能力。

    \t\t\t\t\t\t\t\t\t\t\t\t\t\t\t\t\t\t

    当然也有部分缅浮人成功趁乱逃离,预计大约有3000人。这属于北方生产建设兵团预料中的事情,缅浮城市(部落)都是没有城墙的,因为对于生活在密林的他们来说,不会有敌人打过来,根本不需要修建城墙,况且也没有合适的地方给他们建。

    空降部队到达,处于城市外围的人想跑哪怕是坦克也拦不住,总是会有一些漏网之鱼。不过无伤大雅,跑的基本全是缅浮人,占大多数的奴隶基本没有跑。

    对于“死“了的人来说,没必要跑,都一样,都一样....

    然而他们不知道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囚禁他们世世代代的铁笼被打碎了。他们被拉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一个不允许奴隶存在的国家,一个不允许卑躬屈膝的社会,一个赤旗化天的时代。

    在血淋淋的祭祀场上,所有与宗教有关的一切被丢进了火炕中包括那些祭司,刺鼻的汽油浇灌在他们头上,在他们的尖叫声中,在他们的谩骂声中,在他们的哀求声中。

    艾琳点燃了一根火柴,冰冷的看着捆绑在土坑中的祭司们,那眼神就像看一群蚂蚁。

    “你们只值一根火柴。”

    火柴落下,哗的一下,巨大的火焰从土坑中窜出,之前的一切声音都变成了哀嚎,痛苦的哀嚎。

    他们此刻的模样就像之前被行刑的奴隶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被处刑的对象变成了他们。

    他们对奴隶说,你们有罪,你们要为自己赎罪!

    现在晨曦对他们说。

    “女王政令,一切压迫人民的,一切奴役人民的,一切站在人民头上的,都有罪,滔天大罪,都应该处以火刑。”

    你们有罪!你们都应该去死!

    火光照着万千奴隶的眼眸,那迎风飘扬好像比天还高的红旗笼罩他们。

    艾琳看着他们,笑靥如花。

    “女王说,你们无罪,你们没有一个人是有罪的。欢迎来到晨曦,一个没有奴隶的时代,欢迎来到新时代,一个不允许奴役的时代。这里是红旗之下的时代,这里是人民的时代。“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不知过了多久,火光开始在他们的瞳孔中发光,折射出耀眼的光。

    这是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呱呱落地时,观看世界的第一缕光!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才真正出生,真正的...

    活着!

    -------------------------------------

    缅浮国都,今天金字塔的祭祀不再欢快,沉默与恐惧笼罩缅浮人。

    前线军队的全军覆没彻底将缅浮从梦中拍醒,千年安逸的美梦醒了。

    他们仿佛一个躲在树丛中的人,他们以为自己穿衣服了,以为自己身上穿着坚不可摧的铠甲,没有人能伤害到他们。可突然有一天,他们被人拉出了树丛,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光溜溜的,毫无保护。

    不安的情绪席卷整个缅浮。

    最高那座金字塔的庙宇中,部落酋长们不知道是第几次聚集,这一次他们没有了以往的吵闹,各自坐在位置上,神情非常安静。

    有坐姿端正探头探脑的,有半蹲舔手背的,有躺在地上的,有不断啄自己手臂的....简称没个人样。所有人的部落酋长仿佛都疯了,姿态诡异,行为奇怪。

    \t赤毒西望着他们,内心毛毛的,如坐针毡。

    他们这是怎么了?

    高坐王位的赤毒生对于他们的异常视而不见,开口道:“昨天晨曦已经打下了地低平原,我们的部落根本没有去任何的抵抗能力。我们就像一群蚂蚁,晨曦一脚踩下去,我们只能逃跑。”

    此话,并没有让下方的酋长们有任何的反应,探头探脑的继续探头探脑的,舔手背的继续舔手背的。这要是放在以前,他们肯定吓得跳起来,绝不可能如此淡定。

    “不可能!他们是怎么打下低地平原的!?”

    赤毒西回过神来,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才是正常反应。

    “大祭司不是已经把路都封闭了吗?那么茂密的森林,连我们缅浮都不敢走,晨曦是怎么打过来的?”

    赤毒生指了指上方,回答道:“从天上,晨曦人从一群没有任何灵性的铁鸟中跳出来,好像是从鸟的屁股。”

    “天上....”

    赤毒西彻底呆滞了,脑海里不断响起之前的自我安慰。

    除非晨曦人能飞过来,除非晨曦人飞过来...

    他们真的飞过来了!

    赤毒西颤颤巍巍的做回来位置上,脑海里思绪飞快运转,最后都化为了绝望。

    大哥没有必要骗自己,低地平原被晨曦打下了,应该是真的。

    低地平原是浮风河的分支交汇处,一旦这里沦陷那么密林对晨曦军队的影响将会下降至谷底,晨曦完全可以顺着河道进攻各大部落。因为越是庞大的兵力就越是依赖河流,缅浮的大部落基本都在浮风河附近。可以说只要顺着河流,晨曦可以找到缅浮所有的部落。

    经历过人类与巨人战争的他非常清楚交通枢纽的重要性,这也是他为什么把缅浮的兵力全部压在平原的原因,只要守住哪里晨曦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攻下缅浮剩余部落。反之,这里一旦失守,晨曦就可以把整个缅浮吃掉!

    完了,完了....

    “西,你觉得接下来缅浮该怎么打赢晨曦?”

    一个询问把他从绝望中拉回来。

    赤毒西抬头看到了自己大哥平静的神情,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大哥,我没有胜算了,我们彻底的输了!我们从动员能力,军队凝聚力,士气,甚至连勇武都不如那些普通晨曦士兵!如果一开始听我的,事情根本不会变成这样子!”

    赤毒西彻底崩溃的声音里,既有绝望,也有愤怒。

    绝望的是晨曦的强大超乎自己的想象,愤怒的是缅浮的落后也超乎自己的想象。

    “这个国家已经烂掉了,不!根本不是一个国家!大哥,你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王!你明明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整合密林,让缅浮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而不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

    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走出去,从一开始就留在这里当一个井底之蛙。可他在外面见到了万千繁华,再也无法直视缅浮的落后。

    他终于知道外面的人为什么把他们的缅浮看作蛮夷、野人,因为他们就是野人!

    “海尔的君主愿意和商人平起平坐,以宽厚的胸怀容纳所有人。晨曦女王把王族所有的财富变卖,连王宫的墙都拆下来,就会了给军队发响钱!海尔和晨曦都在逐渐强盛起来,而我们还在原地踏步,克西安死了,接下来就轮到我们!”

    赤毒西歇斯底里的怒吼,他仿佛看到了某种真理。

    “缅浮落后了,落后意味着灭亡!”

    如果缅浮一开始就迎击,积极备战把晨曦挡密林外围。如果缅浮有晨曦一半的动员能力,在十几天内召集军队。如果缅浮有支类似军团的职业军队,如果自己能阻止之前的追击...有太多太多的如果,他们有太多太多的机会。

    如果一切从来,那缅浮还会输,事情还会重演,因为他们的落后。

    “愚蠢的是我,是我。都是因为我的自大,都是因为我的傲慢,我竟然妄想教会一群野人何为国家,何为文明!我是个蠢蛋!哈哈哈哈哈!”

    面对他的疯狂,在场的其他人依旧平静。

    哪怕是被指着鼻子骂的赤毒生,也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抖了几下自己的游泳圈。

    等赤毒西宣泄完情绪,他才缓缓开口道:“西,缅浮的确落后了,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

    想要一个人清醒非常简单,那就使用他感觉到疼痛。赤毒生的确被打醒了,彻底从美梦中醒过来。

    “但是缅浮并没有输,缅浮还有我们。”

    赤毒生指向了在场的众人,一群仿佛得了失心疯的部落酋长。

    他们?

    赤毒西下意识的望去,下一刻,全身汗毛耸立,呼吸都为之停止。

    一道道让他动弹不得的恐怖气息,从这些部落酋长身上弥漫,强大,蛮荒,野性,嗜血。

    恍惚间,他看到了一头头蛮荒猛兽。

    舔手背的壮汉对他微微一笑,笑得非常的妖娆。

    “喵~”

    缅浮的王从金蛇王座上起身,那如同小山般的身躯让人只能仰望。

    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息席间而来,比“酋长”们更加蛮横,更加超然,几乎一瞬间就将他们气息压了下去。

    赤毒生目光飞出了庙宇,俯视整个密林,眺望南方。

    “我们在,缅浮就在,我们生,缅浮就绝不会亡。晨曦的王啊,让我看看你究竟要怎么踏平缅浮,征服我们这群野人!”

    ......

    破旧的宫殿内,一张金属桌,一张椅子,一个长发及腰,头戴荆棘王冠的绝世女子,以及堆积成山的文件。

    桌上的闹钟滴答滴答的转动,晨曦女王机械的处理着政令,白天,黑夜,周末,节日,生日从未停止。

    每一个进入这座宫殿的政府官员都小心翼翼的,发自内心的敬畏着这位女王。哪怕是马克,也不再敢直面晨曦女王。

    这并不是因为晨曦女王的残暴,女王已经很久没有杀人了。对他们也变回了以前还是公主时的仁慈,甚至到了用法律也可让女王低头认错的程度。可哪怕如此,官员们对晨曦女王的敬畏还是没有减弱,反而比以前更加深。

    女王太勤奋了,她几乎没有私生活。

    铃铃铃!

    闹钟突然响起,奥琳娜也放下了最后的文件,时间恰好。

    听到铃声,丽雅非常高兴的从外边跑进来,道:“陛下,休息时间到了,您去休息吧。”

    “不。”奥琳娜摇头,“我接下来要去前线,没有时间休息。”

    “啊!?”丽雅愣了愣,随后神情激动的说道:“不行,您已经5天5夜没有休息了,您必须休息!再这样下去,您的身体会垮的!”

    “我的身体不会垮,也没有时间给我休息。18年,西北部蝗灾,需要大量的安全粮食。19年王都河系水灾,晨曦需要修建水库。今年工业化开始,晨曦需要完成原始积累。”

    奥琳娜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直视前方,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她停留,哪怕是一刻。

    “亚民国已经开始出现饥荒,他们的粮食产量足够所有人吃饱,但却有30%的人在饿肚子,就像旧时代一样。我不想晨曦出现这样的情况,更不想破坏人民的幸福。”

    晄!

    一道清脆的鸣声响起,金光闪烁,一把金色大剑出现在奥琳娜手中。

    散发着初阳之光,驱散黑暗。

    “所以我要杀人,杀很多很多的人。”

    “可这是无可奈何的,我们两国的底子太薄了,想完成工业化就必须有人做出牺牲!您不必把所有的一切压在身上!”

    陛下已经牺牲太多了,几乎把一切都献给晨曦。甚至陛下除了头顶的王冠以外,一无所有。

    丽雅已经泪流满面,水珠一滴滴的望下落。

    “这是整个晨曦的工业化,是我们所有人的事情,不应该让您一人背负!这不应该由您一人承担!“

    “那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奥琳娜微微一笑,哪怕已是一个高坐王座的君王,她笑容依旧阳光,让人安心。

    “那对您就不残酷吗!?”

    陛下明明那么善良,却在把自己变成暴君和屠夫。

    奥琳娜越过了丽雅,走向门外,脚步坚定,没有任何的停留。

    “丽雅,这就是王冠的重量。”

    新历20年5月,晨曦女王直接越过晨曦政府,向缅浮正式发起全面战争。

    这是晨曦女王一五计划,晨曦的司法体系建立起来后,第一次动用特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