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叫我品红恶魔 > 158.哥哥!

158.哥哥!

 推荐阅读:
    “轰轰轰!”

    被切断的绿色刀芒分流飞向了其他方向,激起了一团又一团的绚烂焰火。

    焰火照耀之下,门矢士背后的白色羽翼缓缓扑动,白色的华贵装甲在火光下渲染成金色。

    “喝啊!”

    门矢士振翅一飞,手持圣翼战戟高速掠向非洲绿巨螳型原虫。

    非洲绿巨螳型原虫亦是不惧,右手上的大刀泛着一抹森寒,刀面缓缓翻转,双腿也是窜过一阵绿色的电流。

    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双眸死死地盯着急速掠来的门矢士,兀地上前踏出一大步,右手上的狰狞大刀凝聚起大片暴虐的绿色电离子,最后凝聚成刃朝外延伸,狰狞的大刀一下子延伸出了十几米的能量刀身。

    门矢士看得脸直抽。

    你丫是不是玩不起?!

    “桀桀桀~去死吧!”

    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猛地挥出一刀,提刀斜劈。

    非洲绿巨螳型原虫出手端的是凶狠手辣,出刀的时间很短,而且进攻角度很是刁钻。

    门矢士有些惊讶,因为对手这副老练的样子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对方显然不是空有一身力量大开大合的莽夫,而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战士!

    急速掠过来的门矢士还是探出了一戟,金色的戟刃穿过两者之间的距离直逼非洲绿巨螳型原虫。

    而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狰狞大刀几乎与圣翼战戟的戟刃是擦着过去的。

    这种情况下,谁长谁就会笑到最后。

    “噗呲!”

    金色的戟刃破开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绿色皮肤,刺入了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左臂中。

    这一结果让非洲绿巨螳型原虫有些意外,因为圣翼战戟破开了它的皮肤防御!

    非洲绿巨螳型原虫或许想到了自己会因为臂长和武器长度的问题被人打到,但它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皮肤防御有一天会被破开。

    这柄武器……有点厉害。

    门矢士见好就收,快速抽出圣翼战戟上升。

    距离太近不方便自己发挥,拿长戟去打近战……门矢士觉得自己的脑子还没有坏掉。

    可非洲绿巨螳型原虫并非浪得虚名之辈,左臂上的伤口很快就消失了。

    作为原虫一族三大巨头之一,它的恢复力独冠全族!

    “哼哼!小毛孩儿也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你和我的差距可不是一把好武器能弥补的!”

    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背后震开荧绿色的膜翼,亦是急速上升追了上来。

    “我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门矢士躲开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一次斜向上提砍,轻笑一声打开卡盒抽出一张卡丢进Decade驱动器中。

    “Attack Ride!Advent!(攻击驾驭·契约降临)”

    “唳——!”

    一声高亢的鸣叫声响起,花梦的契约兽“白翼天鹅”从一处镜子之中飞出来。

    什么?这地方哪来的镜子?旁白君只能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这地方它就是有镜子。

    一股蓝紫色的能量蹿入白翼天鹅体内,身上很快就浮现出一层帅气的金色纹路,然后身体也跟着变得巨大了几分,看起来要威武多了。

    疾风之翼洁白守护者!

    这是它现在的名字!

    “唳——!”

    洁白守护者扑腾着蕴含疾风之力的双翅,恐怖的飓风因此诞生,一下子将半空中的非洲绿巨螳型非洲绿巨螳给吹得抬不起头来。

    门矢士趁此良机迅速出击,一把扔掉圣翼战戟,右手捏紧,白金色的拳头上汇聚起蓝紫色的光芒,周围的空气开始加大了流动。

    门矢士快速靠近,顺风而下轰出一拳。

    “嗬啊!”

    在这蕴含了疾风之力的强大风压之中,即使是非洲绿巨螳型原虫也是行动艰难,更不用说进行闪避了。

    不过非洲绿巨螳型原虫倒也是心大,心想一个华而不实的样子货而已,打得动自己吗?

    “砰!”

    白金色的拳头砸在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胸口上。

    数十吨的拳力就这样生生作用在了非洲绿巨螳型原虫身上,只听见一声沉闷的声响后,非洲绿巨螳型原虫就被砸飞了出去。

    而且还余速不减地撞破了墙壁进入了另一间房子里。

    门矢士甩了甩手,轻捏手掌的同时也是暗叹露露桑给的这张卡虽然恶趣味了一点,但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强大。

    门矢士背后的羽翼重新幻化为了白金色的披风,拔出别在腰间西洋剑模样的圣翼砍剑,随即跨过破开的大洞进入了另一间地下设施。

    “哼!”

    门矢士刚刚跨进大洞,就听见一声不满的冷哼声。

    随即一道道杀气十足的刀芒再次飞向门矢士。

    门矢士有了些许经验,右手上的圣翼砍剑迅速前刺。

    点点银芒触动绿色的刀芒,精准而优雅地破解了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攻击。

    也就是这个时候,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终于开启了升时化,迅速移动到门矢士的背后,然后朝门矢士狠狠地踹出了一脚。

    “咻!”

    门矢士也如出膛炮弹般地在地上犁出了一片田垄,还一连滚了好几个圈。

    “呃啊啊啊啊!!!”

    后知后觉的门矢士只感觉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可恶!很痛诶,不要被我抓到咯~”

    门矢士挥了挥手,洁白守护者又是震开双翅掀起一阵暴风,强劲的风压之下,即使是升时化状态也会被解除掉的。

    “呃啊啊啊!”

    门矢士一个跨越飞踢接二连侧旋踢将非洲绿巨螳型原虫撂倒在地。

    “该结束了。”

    门矢士抽出必杀卡,右手中的圣翼砍剑重新别回腰间,而必杀卡也在这个时候被旋转着丢进了Decade驱动器之中。

    “Final Attack Ride!Fe-Fe-Fe-Femme!(终极攻击驾驭·花梦)”

    蓝紫色的涡流状能量汇聚于门矢士的右脚之上,强劲的能量迫使一众狂躁的心灵得以慰藉。

    “嗬啊!”

    门矢士高高跃起,以标准的骑士踢踢了下来。

    “轰!”

    没有遗言,没有惨叫,非洲绿巨螳型原虫的一生就在那朵还未消散的绿色焰火之中消失了。

    门矢士退回原本的品红色装甲,静静地看着天花板破开的空洞。

    不一会儿,恢复人形哭得稀里哗啦的小煦骑在大号甲斗昆虫仪上飞了下来。

    果然,要想最快最好地解救一个被控制的人,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干掉控制者。

    “哥哥!”

    小煦对着甲斗和门矢士的方向甜甜的喊着。

    门矢士暗叹自己果然是最英明的,就冲这声哥哥,他觉得都值了。

    PS:某个神秘世界——577591183